早前豬流感忽然殺到,兩姐弟只考了一天試便停課,有個多星期還要無止境地等 ...等可以復課嗎 ...等可以考試。為了不讓他們荒廢學業(更重要的當然是為免復課後即時考試,捧隻蛋回來),我要求他們每天都做功課。

「可惡」的弟弟每天都以高速完成功課,爭取一分一秒玩個痛快。他的座右銘是「先苦後甜」。

這一天,神推鬼 ong 下,我講了一個大話,但超好笑、超有用。

由於我 miss 了家中打來的電話,故此致電弟弟看看有急事否。聽電話的弟弟頻說沒有事,因他已找爸爸解決了。這些事情常有發生,一定是他已完成了功課,打電話來問問可以看電視或玩甚麼罷。由於好奇,我追問他跟爸爸說了甚麼。他只不斷重覆:「拜拜媽咪,拜拜嘟~~」明顯地他不是在看 VCD 就是在玩耍。

被他切線後,我再打。他一接電話就立刻說:「拜拜媽咪...」今回我不待他說完就用一把低沉又緩慢的語調說:「唔該李加然聽電話。」不由你不信,他竟然認不出我來,只說:「我是。」於是我借勢假扮他的老師說:「這是聖士提反打來的,龔老師想問你現時正在做甚麼。」

他對著聽筒說:「等一陣。」

然後聽到他離開了聽筒的聲音:「點算好?」好明顯在自言自語,我這時腦中不其然浮出他兩頭張望、不知所措的傻樣。

然後他回來了:「我就快沖涼。」

「咁即係而家做緊乜?」

「做緊功課。」(留意他其實已經做完功課了--即是他講大話!)

「咁你記得日日都要做功課噃!」

「知道!」(乖巧地)

這個故事的教訓:平日扮晒惡形惡相的弟弟,其實是懵炳一名。

而平日看似淋善的母親,原來機智聰敏,哈哈哈!

小王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